9
社会化电子商务

社会化电子商务

社交电子商务,social commerce, 是电子商务的一种新的衍生模式。它借助社交媒介、网络媒介的传播途径,通过社交互动、用户自生内容等手段来辅助商品的购买和销售行为。在Web2.0时代,越来越多的内容和行为是由终端用户来产生和主导的,比如博客、微博。
 
详细社会化商务
致力于社会化媒体与电子商务的研究与创新,领航社会化电子商务!   更详细
  • 行业:B2B综合电子商务网站
  • 地址:杭州市西湖区古翠路80号浙江科技产业大厦11楼
  • 电话:0571-56021280
  • 传真:0571-88914025
  • 联系人:张聪聪
公告
我们的下一站是社会化电子商务!下一个五年,通过将企博网打造成为中国第一社会化电子商务营销平台,为广大的中小企业提供社会化网络营销服务和工具,帮助中小企业借助所提供的服务和工具有效地开展社会化网络营销。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社媒土八路
管理员
Vanessa88
公众
foiegrass
公众
shixueniuniu
公众
jp1989
公众
hzlinux
员工
gaoyou
员工
heyibing
投资者
admin07
员工
zhumengzhen
公众
ccz
员工
tuike
同行
seobear
客户
blogmarketing
同行
jinpaiboke
员工

外贸B2C,盒子里的光

字体大小: - - foiegrass   发表于 11-05-20 00:11     阅读(9802)   评论(0)     分类:

 

外贸电子商务:盒子里的光 |商业价值杂志

作者:孙彤 | 发表时间:五月 - 13 - 2011 | 分类:变量

外贸电子商务是个不为人知的好生意,也是一次“中国制造”的价值变现机遇。但它迟早会面对别人从“事业”层面,以及其“外部性”的挑剔视角。

 

 

郭去疾低调不见客。

大概是因为这个CEO身处一个更喜欢闷声赚钱的行业。近两年,随着电子商务产业环境的变化,以兰亭集势(Light in the box,以下简称“兰亭”)、大龙网(DinoDirect)、米兰网为代表的一批外贸B2C势力正在迅速崛起。“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仅以郭去疾率领的兰亭集势为例,2007年成立至今,已经经历了3轮融资。

外贸电子商务在此之前,以阿里、敦煌网为代表的B2B就经历过一轮如火如荼。而这波浪潮则来自外贸B2C,通俗地说,就是外贸B2C企业打通了这条很长的产业链,省略了原本存在的中间贸易环节,直接将中国制造的产品对接给国外的C端客户。这个过程意味着,曾经位于产业链前端的中国制造企业,有了一些定价权。更宏亮的说法是,把中国的产品卖到全世界。

当然还有更吸引人的。这些在国内以人民币售价的产品——它可能是一个3C产品,一盏吊灯,一件婚纱,甚至是一个水果形状的便利贴,可以把售价直接改标成美元单位,好好地卖到国外去。不用怀疑,有大把的老外愿意为此买单,因为对他们而言,这仍然是个大便宜。打开淘宝的页面对比一下就知道,标成美元单位仅是乘以6,有些产品的定价甚至可以乘以10——这是暴利。

有人笑了,像是看到外贸盒子里那金灿灿的光芒。但是真正的参与者,却希望这些光能捂在盒子里。因为在中国,任何生意的蓝海一旦被发现就会被迅速染红;同时,以“中国制造”为标签的产品,大多难以支付品牌溢价,势必要仿制、山寨国外大品牌为出路,各路玩家自然处处谨慎。

典型的代表就是郭去疾。尽管郭去疾是一个在微博上表现活跃又幽默的人,但他依旧会在人前保持神秘。形容自己创业体会的时候,他会说:“一要造势,为自己营造一种环境;二要保密。当然——我们的造势方法,就是保密。”

这就更让人想知道外贸电商的盒子里装着什么?外贸电子商务这摊生意到底是怎么赚钱的?

“关键词竞争力”

据知情人士透露,过去三年中,兰亭每年实现3倍左右的增长,目前已达10亿人民币规模。

圈子里很多人都说,兰亭发展得这么快,得益于郭去疾是个搜索引擎的天才。

他自己也直言,“我对产品需求的关注,会直接翻译成搜索量的多少。” 在他的逻辑里,搜索简化了人的思维方式,很多复杂的问题因为数字变的简单,就像他会直接把公司的品牌建设,量化为有多少人在谷歌上搜索“Light in the box”一样。

“兰亭的成功主要就是做搜索引擎优化以及谷歌右侧广告;后来进入的大龙网则是靠社会化营销,比如Facebook和Twitter;而米兰网的优势是邮件营销”,一位电商营销专家这样分析。

俗话说“3分线上,7分线下”,流量显然不会自己跑来,更何况在无人知晓的海外市场。这就不得不追溯到郭去疾在谷歌的背景——敏锐的技术基因,注定了这家公司的强驱动性。据说兰亭最早的做法,是砸了大笔钱在Google上买了近30万个关键词,把搜索引擎做到精准极致。一位圈内人士表示,关键词也是有长尾的,好坏效果天差地别。郭去疾是业界公认的牛人,SEO和SEM的先天优势让后来者很难超越。

尤其是在“中国制造”的产品没有太大区别的情况下,就看怎么做。换句话说,同样一件产品,花100块钱也可能卖不掉,但花10块钱的广告费可以卖得很好。“郭去疾的做法是,选择一个投放时间段,在这个时段内投放的效果最好,因为那时候选择他关键字的量是最大的。”该人士透露。

用不多的钱,得到更好的ROI,这是一个技术活。直到今天,郭去疾称判断谁是自己竞争对手的标准,仍然是看在搜索“Light in the box”的时候,谁最多频次出现在自己的旁边。

当然,这只是郭去疾早期跑马圈地的手法。近年来,Google想明白了,投放成本急剧上升,盒子里的人也开始挖掘新的方法。YouTube、Facebook、Twitter等多渠道的营销方式开始成为各个外贸B2C的营销标配。以大龙网为代表,已经把重点转向Facebook和Twitter上的硬广和社会化营销。当然也不排除这些玩家借助第三方服务公司的力量进行更精细的营销。总之Facebook等方式正在成为主流,份额占比超过30%。

还有一家很低调的公司——国内最大的外贸B2C网站dealextreme(以下简称“DX”),他们卖的产品单价和毛利都较低,大部分靠走量赚钱。他们最成功的营销方式是黏度极高的论坛营销。通过和论坛合作,把网站相关的产品信息、打折优惠信息在论坛里面曝光,并把不同的产品推送到不同的论坛,也是公认低价又有效的方式之一。

供应链决定论

营销和推广上的新能力只是盒子掀开了一个小角。

郭去疾说,这摊生意最重要的两大块是供应链和仓储物流,都在线下,这是一个需要靠时间积累的长期功课。

兰亭的做法是70%的产品自己采购,直接对接工厂,省去了很多中间环节,有自己的定价权。在这个过程中,由于中国的产品质量都不高,直接和工厂合作可以加强对产品的把控,甚至很多产品还可以进行定制化,比如婚纱。

但是,如何找到合适的工厂、如何对面料进行管控等等,都涉及到供应链的庞大体系。兰亭网站上的产品更新速度都很快,这就意味着从面料采购、订单打样,到整个流程流水线、以及产品出货打仓质检,时间要足够短,供应链整合能力足够强。

据郭去疾描述,供应链是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一方面,兰亭有合伙人是做供应商出身的,线下的采购经验丰富;另一方面,兰亭雇了很多曾在沃尔玛工作过的员工;更实际的问题还比如,采购们永远都要吃回扣,你怎么平衡?记者了解到,兰亭用在这里的窍门就是广泛撒网,通过不停地压价格,把价格压到没人愿意做,采购的回扣就很难拿了。

后端的物流同样是重要的环节。来自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是,随着3C等主营产品越来越低的毛利,跨国的B2C业务这么长的链条,如何覆盖物流成本?物流的链路应该如何优化?

“只要优化好,1.99美元的东西也能赚钱。”郭去疾表示。的确,据业内人士说,DX就是国内一个比较典型的代表。这家深圳的公司主要经营单价低的小件商品,还免运费。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DX的所有小单都是通过“香港小邮包”发货,内行人都知道,这条链路的价格非常低廉,但需要通过走量来平衡成本,尽管速度慢但“免运费”的卖点足够吸引人。相关数据显示,DX平均每天发货量高达3万个。而每家网站的方式不同。除了香港之外,大龙网的员工透露,大龙网的货大多从广州运出,大的转发站还设有新加坡。

事实上,外贸B2C的主要物流方式大致三种:最直接的是国际物流,最快但成本最高;二是外包给国内如出口易这样的物流公司进行小规模的运输;三是海外租建仓储,也就是集中发货,到了当地再进行分发。举个例子,兰亭有1/3的IP来自美国,那么一些商品先经过前期一定时间的数据累计,订单多、卖得好的地方,外贸电商会选择租赁当地的库房以降低成本发货,尤其是一些租金和人才相对便宜的地方——比如底特律,这个地方失业率高达30%,租金合理,又很容易招到人。

“物流主要是搭配和优化的问题,关键是要预判市场。”一家小型的外贸B2C网站告诉记者,他们有一类产品是万圣节的南瓜灯等周边商品。所以每年万圣节前1-2个月,他就会把货集中运到底特律,以便订单爆发时迅速发货。而和TMT、DHL的合作,完全可以解决最后的快递问题。更棒的是,现在国际物流的成本整体下降1/3到1/2不等,“很多大的网站也都是这么做的。”

光的边缘

一个真正的大生意,不可能一直藏在盒子里,它总要接受外界的价值考量和外部性追问。

微软全球副总裁张亚勤在洛杉矶的出租车上,听一位白人司机抱怨了一路。说自己在中国某网站上买了一个很便宜的iPhone手机,拿到货以后发现是“山寨版”。

而在微博上,郭去疾给粉丝们推荐了一部他认为非常有意思的电影,叫《中间人》。讲述了一个天才的创业者,如何把一个色情网站转型成一个第三方网上支付公司的故事。

两个情节放在一起,或多或少像对外贸电子商务行业的一种暗喻。

就像很多人知道的一样,外贸电子商务在风生水起的同时,也面临着来自边缘地带的质疑——仿品。没有人能否认中国制造的“山寨能力”,尽管目前很多大的外贸B2C已经在极力躲避知识产权的问题,可以说是把“无品牌产品”裸卖到世界各地,大龙网甚至在制造全新的独立品牌。但是外贸电子商务和仿品的博弈并没有那么容易解决。

“尤其是挣第一桶金的时候,原罪谁都有。”一网友这样说,大家都在打擦边球。兰亭已经是这方面做得最严谨的外贸B2C之一了,员工来自十几个国家,知识产权方面聘请了全美最好的律师,有任何相关的问题立刻处理,因为其商业模式决定了这几乎不可避免。 而广州、深圳一带,还有大量的外贸B2C企业,那上面卖的东西不仅仅是神似形似,甚至连LOGO都直接照搬的也屡见不鲜。

一位业内人士说,这里面大家心照不宣的规则是,上市是一个分界点,在不上市的前提下这种模式没有太大问题。“老外也很聪明,知道你没有上市,告你不合算。第一,有可能你把钱卷走了;第二,就算有可能告倒你,但最后也值不了多少钱。这里甚至还有很多外贸电商是给国外品牌商回扣的。双方心知肚明却又很难改变现状,那就谈一个价钱呗——可是一旦上市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纵观目前国内这些知名的外贸B2C,几乎都有资本的介入,未来充满上市的可能。那么,未来的空间有多大,路该怎么走,是否需要拆分一些业务?无疑将会成为外贸电子商务继续向前奔跑要考虑的问题。

客观来看,外贸电子商务企业的低调从单纯的商业视角上看是非常可以理解的。不过这个滋滋冒油的好生意随着越做越大,迟早有一天会面临别人不仅仅从生意角度,还有从“事业”层面,以及其“外部性”的挑剔视角——比如,外贸电子商务对于中国制造的意义到底应该如何看待?

实际上,现在行业内一些人给外贸电子商务贴上“品牌输出”几个字,不过是一个 “伪标签”。外贸电子商务的本质,是中国制造的一次价值变现。这种模式对于品牌不但没有支撑,甚至会从商业角度刻意远离,因为有品牌的产品会造成外贸电子商务的利润空间缩水。同时有业内人曾断言,随着中国制造成本的上升,未来外贸电子商务甚至会选择供应链向更低成本的国家转移。“虽然这样会非常麻烦,他们谁也不愿意,但是商业模式决定了他们必须这样做。”

3年前,苏州拥有3000家制作婚纱的企业,每家企业平均不超过5人;3年之后,3000家婚纱厂倒闭了2700家,总数量变为原来的1/10。一个当地业内人士解释说:“一个是地价上涨,铺面开不下去了;一个是自己的假冒产品让客户流失了;还有个直接的原因是兰亭成立的大工厂挖了他们很多的人,工厂难以为继。”

革命从来都是残酷的。在传统的外贸企业死掉的缝隙里,外贸电子商务迅速生长了起来,这是一次符合自然法则的优胜劣汰,而这也应该启发更多人的思路。

面向未来来看,外贸电子商务的“光”,显然不应该只是在盒子里面。

外贸电商的推动者

推动外贸B2C和无数中小外贸企业突破价值瓶颈,他们是深知行业规则的“卖水人”。

外贸电子商务的阵营里,还有两种形式的参与者。

一种是GSI的代运营模式公司,类似国内的易商务和五洲在线,目前国内做得最大的是四海商舟。这也是IDG在投资深圳DX之外,投资的一家第三方服务公司。

国内的代运营企业已经非常多,但是外贸电子商务代运营的壁垒比较高。至少要在海外建一个中心,中心要有像样的信息系统;然后要打通包括法务、海外律师等线路;还包括有一些在Facebook、Twitter上的“硬资源”……能做好的人并不多见。四海商舟CEO顾牧琛和兰亭集势CEO郭去疾是一起从谷歌出来的,都有很强的资源和技术基因,投资方IDG也希望他们通过迅速扩张,把门槛和壁垒拉高。

很多国内知名的电商都在开展海外市场,麦包包、凡客、李宁等均和四海商舟合作;更有消息人士透露,大龙网、米兰网等也把一部分的营销推广外包给四海商舟。以Facebook为例,上面的硬广和一些推广方式并不像国内微博一样自由,它是需要签署协议的;Trustwave的独家合作也需要借助这种推力。

尽管中国制造的问题由来已久,但是企业积极寻求突破,更早发现新的机会和方法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以四海商舟来说,客户的80%为B2B客户,20%为B2C客户。这种模式不管是从前端帮企业建网站、营销推广,还是最后的仓储物流,都可以做一个全链条的服务,或者将模块拆分,满足客户的不同需求。据了解,客户续费率超过80%。

另一种是基于平台的玩家。他们带着B2B的基因,就像不能不提的敦煌网,曾经给阿里巴巴带来很大的挑战。早期的时候,敦煌网其实是依靠介入这些外贸零售公司的收款成长起来的。当然,淘宝后来也尝试过Aliexpress,但没有很成功。

而在这个过程中,挣钱的意义远远不及变革的意义。敦煌网的创新思路也跟随外贸的发展不断变化,新发布的“一站通”业务是依托于海量用户的敦煌网平台,形成一站式托管服务和整体解决方案。“希望降低‘中国制造’走出去的门槛。”敦煌网CEO王树彤告诉记者,让国内的中小企业在国际市场上被发现、被验证、再到被推荐,才是外贸事业的价值释放。

尽管双方也都有模式上的弊端。比如,如何更好地为每一个客户指定个性化的解决方案,如何加强专业化的团队,外贸电子商务仍然需要持续探索出主流的推动力和模式。

无论是珠三角、还是长三角,中国中小企业太多了,做的东西也数不胜数,扁平化竞争严重。而这正是一个即将引爆变革的机会。事实上,中国制造有机会在世界面前创造新的规则和秩序。

这些外贸推动者,除了提高更多的中国制造企业的生命周期,帮他们突破一下价值变现的瓶颈,还要企业自身如何在产品上寻找新的突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外贸电子商务的领域里,无论是B2C、B2B、还是其他参与者和变量,在自己做大做强的同时,都承担着推动中国制造可持续和正循环的责任。

返回文章列表标签:   外贸电子商务   兰亭集势   网络购物  

分享到:

下一篇:Nike——线下到线上再到线下的完美闭环 上一篇:神奇啤酒:10 秒内就能结成冰!

发表评论评论 (0)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注册企博网帐号

验证码